11伊酱

【知乎体】“距离成了习惯”是种什么样的感受?

友情提示:

#极其矫情

#文笔复健,不接受反驳

#可以接受往下拉



【知乎体】“距离成了习惯”是种什么样的感受?

 

匿名回答

25k赞 2588评论

他曾经的背影完全遮住了现今陪伴的身影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道同期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网络了,迫于压力只能来答了。

 

同期最近总来找我谈心,指责我一点都不关心朋友,受伤住院也不去看看。对这个脾气暴躁的同期我真的是敢怒不敢言,能伤到他的人忍界还有几个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自己滥用私权强制人家住院好么?还有啊,我要是去看他,工作你来帮我做么?

 

好像有点跑题了,被同期叫过来回答,说什么“会让你想得更清楚一点”。趁空稍微翻了下其他评论,总觉得有点伤感嘛。其实距离是个还不错的东西啦,同期大概是觉得我离那个朋友有点远了吧。

 

嗯……我倒觉得是个好事吧,毕竟我想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矫情点说吧,他是鹰,就该自由地飞,是之前的自己太过依赖他了。

 

我和他12岁忍校毕业被编入同一小队,13岁分道扬镳,三年修行回来后我单方面追追赶赶了好久,之后的四战他回来了,打完了最后一个敌人后,我们去打了一架。天崩地裂的那种,我们两都打成了重伤。同期来接我们的时候可生气了,在我们清醒后又把我们打了一顿。他伤好了后又离开了,我只能眼巴巴地等他回来。后来他回来复诊第二天又要走,这次我聪明了许多,堵在村门口让他带上我,不然就再打一架。其实那时候好怕他说,嗯打,不过好在看到他很无奈地让我快点跟上。

 

我是个很怕寂寞的人。小时候全村的人都不喜欢我,那时候还不懂为什么。从记事开始我就没有父母,每天都是靠恶作剧吸引别人的注意,结果搞得更加被排斥了。他跟我完全相反,忍校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都特别喜欢他,不过他老是冷着一张脸不理睬就是了。所以之后很多人对毕业后的分组都大跌眼镜,天才和吊车尾在一组。我们互相看不顺眼,但他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。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任性爱撒娇超级粘人这些其他朋友评论我的话,现在想来真的是非常贴切,尤其对他。我虽然从小一直嘴上面上嫌他碍眼总抢我风头,但说到底还是羡慕吧,长得好学什么都快,大家又喜欢他,啊对了,在同一队的时候他还总是保护我。

 

他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羁绊,却离开地那么决绝。他说我什么都不懂,说从来没把我当做朋友,还说要杀了我。16岁重逢他又说心血来潮想要杀了我,他没了哥哥的时候我去晚了一步,我没了师傅的时候他也不在我身边。我总是想着要当他无间隙的朋友,总是觉得只有我才能把他拉回正途,总是期望着既然我们都失去了好重要的人那我们总可以相依为命吧。

 

我说了自己很黏人的嘛,尤其是对他。

 

17岁他再也没说过这种中二的话,唯一一句就是他要成为我从小最想成为的那个人,然后什么话都不说了。他回来后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护在身后,唯一的差别就是再也不会说什么身体自然动起来的鬼话。我们总是相顾无言,啊不,单方面的他对我无言,而且没有相顾。战斗时我总担心他的眼睛,后来知道他已经移植了他哥哥的眼睛我就放心多了。现在想来我一直都是跟在他身后跌跌撞撞地追,要么瞒着我也好把我打到昏迷也好让我看不见他的背影,要么他一时兴起让我看着他走。

 

说来也很奇怪,16岁之前大家都说他执迷不悟我不信,17岁他主动回来我才真正懂他的偏执。他不说恨,不说怨,不说不甘,不说这么多年的痛,不说这么多年的迷茫,只认定了未来的路。我知道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村子,而我一直想让他把这里当做归宿。战后我们打的那一架明明两个人都重伤,他却说是我赢了,他说看着我痛他也痛。我从小到大都很想要赢他,但是我又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。我的感情早就人尽皆知,而我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些。这些话如果早个三四年的,我一定会很高兴,甚至会哭的那种。

 

四战后忙着村子里的战后恢复,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已经又不见了。四战我们见到了许多已经过世的人,包括我父母,还有他哥哥。他哥哥说要把他托付给我,说很担心他。我应下来,有次撞见他一个人站在海边,正想去骂他一顿,明明伤还没好干嘛还要一个人跑出来,但远远地看到他脸颊上有泪我就没过去。你说他要走我是一点都不意外的,只是他走的时候手臂还没有拆绷带有点担心。同期听完我的话又把我揍了一顿,因为先给你治疗了,他的还没有做好,后面会回来治好的。虽然被打的很痛,我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等他回来完成后续治疗,被我半威胁地带上我一起游历的时候,我怕他被他国人仇视,一路上都是分外紧张。只要一有路人露出讨厌的眼神,我就会冲上去凶他。结果他拦着我说这是他犯下的错,理应来承担,我反驳这哪是你的错。他就看着我不说话,差点没把我气哭,然后我就赌气不理他,瞪来者不善的路人还是照瞪。他破天荒主动问我要不要吃拉面,之后我过呼吸症又复发了一次,其实也一晚就好了,吓得他停了好几天的行程。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他就站在我的床边,没由来的叹了口气。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我不想他受那么多苛责。

 

等我死缠烂打跟着他游历了一年后,村里人来信叫我回去接任职位,他二话不说开始收拾行李,两人份的。他大概以为我会任性地要求他和我一起回去吧,结果我极其得意地叉腰大笑。

 

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现在没法叫我吊车尾了吧!我要回去继任了笨蛋略略略,你就继续游历当你的万年下忍的说!!!!

 

然后我就翻窗走了。看似走得潇洒,其实完全不敢回头看。我从小流言蜚语便听惯了,他也是,我不想他偶尔回来的时候,还被村子里的人针对,我希望能帮他挡去一点是一点。

 

后来我整日待在村子里,他成了独立忍者常年在外。有时候他会直接来我办公室找我,但除了公事我们却又是沉默。我不会再像当年一样咋咋呼呼没话找话聊,记得有一次他深夜来找我,看到我还在忙,便嫌弃我还是吊车尾。好像自己公事化了太久回不出一句自然的顶嘴的话,我只能转而问他最近的调查。搞得他一下子冷了脸,自那之后他回来或离开的消息我都是透过别人才知道的。

 

他果然还是我心里最完美的人,任何事情拜托他总能得到我想要的结果。他小时候像个炸药桶一样,虽然面瘫冷酷,但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一眼就看得出来,长大后倒是脾气和脸一模一样。后来过不了多久,我在家里阳台吹风的时候凑巧看见他就在我隔壁,我倒是吓了一跳。我是知道他房子就在我旁边,但我一直以为他从来没回来住过。碎碎念完又看到他冷着一张脸瞪我,说那你以为最近每天吃的早饭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么?我愣了下,难道不是我的属下送来的?他又瞪我。

 

觉得自己多说多错,我就干脆闭嘴搬了张椅子出来,坐在阳台上看月亮,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。第二天从床上醒过来我还打了个喷嚏,吃完早饭赶紧去上班了。中午难得空闲想找他一起吃饭,却被告知他已经走了。

 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。

 

他再回来就是这次带着伤回来了,同期说他都是为了我,说他对我多好,为什么我不去看他。

 

他是天才我是吊车尾,好不容易我追上他,我们两总是争吵,然后我又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努力去追。我和他认识十几年,我总是想离他更近,却总是不断地在重复这样的经历。我已经习惯了跟着他的背影前进,他的停滞只会让我迷茫。

 

毕竟我们也不是在任务路上争争吵吵,你超我一步,我超你两步,然后等你一步的年纪了。

 

同期看完说她知道我的问题在哪了,然后兴冲冲地跑出去了。还说大概只有傻子猜不出我的身份,那拜托大家,看破不说破啦。

评论(8)

热度(67)